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郇舒叶 > 文章归档 > 2018年一月
2018年01月29日 14:43

心动宋庄

宋庄不是一般的村庄,它擦着北京城的东边,没有高楼大厦,一水的平房摊了一大片,没有田地,却有几座博物馆。这里是北漂艺术家们的聚集地。闺蜜说:“没去过宋庄还好意思谈当代艺术?”于是,一个晴朗的冬日,她带着我拐进了宋庄的一家饭馆,闺蜜的画画老师和夫人如约而至。老师点了一盆臭桂鱼,拧开自酿的浑浊的酒,拉开了架势:
 
“中国啥事都分体制内和体制外,两家的价值观肯定不一样,体制外的艺术家以上电视台为耻,以参加全国美展为耻,以入美协为耻,死扛着,过很穷的日子。很多人的作品都是批判主义,我们含蓄地批判着现实,从不唱赞歌。我自认为是思想家。”老师一开腔,就像堰......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22日 14:30

东京一瞥

飞机刚落到成田机场的跑道上,我立刻打开手机,一条来自北京朋友的短信让我一头雾水:“到东京啦?苍老师结婚啦,日本有什么评论?”我一头雾水,把手机递给前来接机的朋友,她大笑:“十来个小时的飞机辛苦了,带你去泡温泉,你自寻答案。”东京的交通拥堵比我想象的好多了,大江户温泉就在东京市区,竟然没有堵车。一进大门就分开男女部。换上日式浴袍,走进另一个大厅,我傻眼了,所有进入这里的人都要脱去浴袍,从幼童到老妪,什么年龄的都有,十几岁的姑娘居多,合伙结伴,有说有笑,赤条条地走来走去,看不出丝毫羞涩。朋友说,“看看这些姑娘,你就知道日本人的态度了。”雾水成了温泉,我的头发更湿......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16日 16:30

当代艺术的价格与未来

首都机场附近有一座白色建筑,收全了中国当代知名艺术家的代表作。当代艺术凭着“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霸气,令我困惑和自卑。“作为中国人可以不懂毕加索,但一定要知道刘晓东和曾梵志。”羽田君谆谆教导我。他是日本遗孤的孩子,20世纪90年代怀着一颗中国心和家人返回日本,没几年又回到北京,从此成就了他在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盛名。他答应带我去“松”扫盲。
 
我俩站在刘晓东的画作前,羽田说:当代艺术从时间上说是指从战后至今,用艺术的形式反映当下的生活和形态,或有启发性,刺激你思考,或有批判性,代言你心中的不满,画家有熟练的绘画技巧,对现实投......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08日 13:59

练就一颗感恩的心

圣诞假期,下午,我一个人在游泳池畔的水吧,无聊地摆弄手中的马提尼酒杯。一个白胡子老头像鱼一样悄无声息地游过来,相视一笑,嘴就闲不下来了。老头一听我是斯坦福的,就说他是耶鲁的心理学教授,我立马明白老头的意思了,如果我能真心请教,新续的酒一定不走我的账号,我把一只落到水里的甲壳虫捞起来,弹到岸上后,轻声问他:幸福从哪里来?
 
老头清了清喉咙:通常人们认为,如果你幸福你就会感恩。真是这样吗?现实生活中,大家认为富人是很幸福的,是的,富人拥有很多东西,但是通常他们还想要更多,不仅是物质的,永远在追求,心中没有给幸福留空儿。大家认为穷人是不幸的,但是,很多时候却发现穷人的......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02日 14:57

斯坦福的潘老板

圣诞季,我的老领导,斯坦福电机系教授潘泰办90岁生日晚宴,邀请我们一家参加。晚宴就在他住的公寓的饭堂举行。潘泰一如既往地顶着一头被发胶固定的略显花白的、微微打弯的浓发,锃亮的黑皮鞋,带袖扣的浆领的衬衫,身子骨笔杆条直地站在门口迎接每一位宾客。
 
打眼一看,绝大多数的客人都是上一辈儿的。 我的右手边也是个老太太,艾米,她说坐在她旁边的是她的男朋友。潘泰教授宣布开吃,这老太太从手袋里投出一个放大镜,放到手腕上的金表上,“真准时,老潘的风格。”我问老太太为啥不换一个大盘表,老太太摘下表递给我, “你看,这表壳后面写着我的名字,还有日期,1946年12月6日,我老公......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