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8年04月15日 10:14

山姆的课表

山姆·施瑞博是斯坦福大学土木和环境工程系研究生,他像其他男生一样穿着牛仔裤和套头衫,个头也不高,但站在学生堆里却很出众,因为他的衣服尺寸很合体?他的头发、眉毛和胡子的边界都很清晰?无框眼镜给他深邃的蓝灰色眼睛平添了一种平和的气质?反正他是个整齐的、有板有眼的小伙子。

阅读全文>>
2018年04月01日 06:38

斯坦福医院的可植入镇痛器械

朱莉是我多年的邻居,她曾是硅谷一个著名的有几千员工的公司的总裁。朱莉的两个孩子和我的孩子几乎是同级,而且同校。她偶尔请我搭把手接送孩子。近邻加上趣味相投,我们俩就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两年前,朱莉突然辞职,成了一个全职母亲,奇怪的......

阅读全文>>
2018年03月25日 14:20

离开北京后,斯坦福中国分校来到了香港

山姆·施瑞博是斯坦福2017届工程物理本科生,我俩相识皆因我们都操心斯坦福中国分校的前途。

终于,2018年2月下旬,斯坦福大学宣布中国分校将设在香港,2019年秋季开始迎接新生。我俩约定在工学院咖啡厅“喝一杯”庆祝这一喜讯。山......

阅读全文>>
2018年03月18日 11:13

生物统计的商业用途

41岁的小雅结婚时,我是伴娘,她说,“你的三个孩子都健康长大,我有了孩子一定让你当教母”。

半年后,小雅和我午餐,她愁眉苦脸地说,“还没怀上,医生说我们这个岁数,最好做试管婴儿。”

“那赶紧呀。”

阅读全文>>
2018年03月11日 08:07

硅谷妈妈也焦虑

想不到空巢了的我,竟被社区的暖心嫂子邀着去参加小镇高中生妈妈们的早茶聚会。据说硅谷是宇宙创新中心,而我住的小镇博拉阿图被谑称为硅谷的中心。博镇居,大不易,镇上的中年男人,随便拎出一个都是小有成绩的外加满脑门官司的企业家,而他们的太太们,无论妆容和气质看上去多么淡雅,但凡家里有个把高中生,保准满腹热情横流,一腔焦虑闷骚。孩子上哪所大学是她们永恒的话题。这不,宽敞的厅堂里,三十来位妈妈,全是亚裔,围着一张大桌子坐了两圈,两位臊眉耷眼的爸爸坐在第三圈。在咖啡和蛋糕的香气里,十台好戏,绕着一个主题:考大学,同时开场。听着听着,我直后悔,我家有过三个高中生啊,那节骨眼上,我咋不知道这些信息呢?回家后......

阅读全文>>
2018年03月04日 09:08

子猫Cosimo的故事

一大早儿,闺蜜在电话那头泣不成声,我问她咋啦,她说,看我的微信吧,就收了线。

我急忙打开,她家的猫去世了, 她居然写了一首诗:

爱猫仙逝暖冬天,

心如刀绞泪如泉。

捕鼠除害百余只,

陪娃伴君十四年。

四方来客皆吻礼,

八面玲珑惹人怜。

......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13日 02:34

生活在珠海的美国娃

海勒是我儿子的朋友。2013年起,他就和太太在中国的国际学校当老师。他俩都有美国的教师认证资格,从成都到杭州、深圳,如今又到了珠海。海勒教从初中到高中的英文课,他太太教学前班。“在珠海有时间去看看海勒,我把你的微信给他了,他的女儿吉达特可爱。”在去旧金山机场的路上,儿子对我说。刚到珠海就收到海勒的微信,约好和他全家周日吃早餐。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04日 08:50

硅谷的无厘头官司

“那官司落听了,有空吗?”小丽终于给我打电话了,我俩为这官司小半年没见了。“当然了,我这儿有明前龙井,麻利儿的。”

水还没烧开,小丽就一阵风似的刮到了家门口,“终于解脱了。”人一落座就打开了话匣子:

2009年金......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29日 14:43

心动宋庄

宋庄不是一般的村庄,它擦着北京城的东边,没有高楼大厦,一水的平房摊了一大片,没有田地,却有几座博物馆。这里是北漂艺术家们的聚集地。闺蜜说:“没去过宋庄还好意思谈当代艺术?”于是,一个晴朗的冬日,她带着我拐进了宋庄的一家饭馆,闺蜜的画画老师和夫人如约而至。老师点了一盆臭桂鱼,拧开自酿的浑浊的酒,拉开了架势:
 
“中国啥事都分体制内和体制外,两家的价值观肯定不一样,体制外的艺术家以上电视台为耻,以参加全国美展为耻,以入美协为耻,死扛着,过很穷的日子。很多人的作品都是批判主义,我们含蓄地批判着现实,从不唱赞歌。我自认为是思想家。”老师一开腔,就像堰......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22日 14:30

东京一瞥

飞机刚落到成田机场的跑道上,我立刻打开手机,一条来自北京朋友的短信让我一头雾水:“到东京啦?苍老师结婚啦,日本有什么评论?”我一头雾水,把手机递给前来接机的朋友,她大笑:“十来个小时的飞机辛苦了,带你去泡温泉,你自寻答案。”东京的交通拥堵比我想象的好多了,大江户温泉就在东京市区,竟然没有堵车。一进大门就分开男女部。换上日式浴袍,走进另一个大厅,我傻眼了,所有进入这里的人都要脱去浴袍,从幼童到老妪,什么年龄的都有,十几岁的姑娘居多,合伙结伴,有说有笑,赤条条地走来走去,看不出丝毫羞涩。朋友说,“看看这些姑娘,你就知道日本人的态度了。”雾水成了温泉,我的头发更湿......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16日 16:30

当代艺术的价格与未来

首都机场附近有一座白色建筑,收全了中国当代知名艺术家的代表作。当代艺术凭着“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霸气,令我困惑和自卑。“作为中国人可以不懂毕加索,但一定要知道刘晓东和曾梵志。”羽田君谆谆教导我。他是日本遗孤的孩子,20世纪90年代怀着一颗中国心和家人返回日本,没几年又回到北京,从此成就了他在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盛名。他答应带我去“松”扫盲。
 
我俩站在刘晓东的画作前,羽田说:当代艺术从时间上说是指从战后至今,用艺术的形式反映当下的生活和形态,或有启发性,刺激你思考,或有批判性,代言你心中的不满,画家有熟练的绘画技巧,对现实投......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08日 13:59

练就一颗感恩的心

圣诞假期,下午,我一个人在游泳池畔的水吧,无聊地摆弄手中的马提尼酒杯。一个白胡子老头像鱼一样悄无声息地游过来,相视一笑,嘴就闲不下来了。老头一听我是斯坦福的,就说他是耶鲁的心理学教授,我立马明白老头的意思了,如果我能真心请教,新续的酒一定不走我的账号,我把一只落到水里的甲壳虫捞起来,弹到岸上后,轻声问他:幸福从哪里来?
 
老头清了清喉咙:通常人们认为,如果你幸福你就会感恩。真是这样吗?现实生活中,大家认为富人是很幸福的,是的,富人拥有很多东西,但是通常他们还想要更多,不仅是物质的,永远在追求,心中没有给幸福留空儿。大家认为穷人是不幸的,但是,很多时候却发现穷人的......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02日 14:57

斯坦福的潘老板

圣诞季,我的老领导,斯坦福电机系教授潘泰办90岁生日晚宴,邀请我们一家参加。晚宴就在他住的公寓的饭堂举行。潘泰一如既往地顶着一头被发胶固定的略显花白的、微微打弯的浓发,锃亮的黑皮鞋,带袖扣的浆领的衬衫,身子骨笔杆条直地站在门口迎接每一位宾客。
 
打眼一看,绝大多数的客人都是上一辈儿的。 我的右手边也是个老太太,艾米,她说坐在她旁边的是她的男朋友。潘泰教授宣布开吃,这老太太从手袋里投出一个放大镜,放到手腕上的金表上,“真准时,老潘的风格。”我问老太太为啥不换一个大盘表,老太太摘下表递给我, “你看,这表壳后面写着我的名字,还有日期,1946年12月6日,我老公......
阅读全文>>
2017年12月25日 13:46

欲望都市旧金山

当秋风吹落了最后一片枫叶,旧金山独有的珍宝蟹捕捞季就开始了。我和三个无话不谈的女朋友,相约去码头截一只打捞船,挑四只最肥的,然后一边吃蟹,一边演绎旧金山版的“欲望都市”。
 
小丽拥有一家在北京的公关公司,前不久她在这儿买了一套海边公寓。每天被俊男美女围着,审美疲劳了,就飞到旧金山。小丽常常穿着精致的、得翻开衣领才看得出牌子的、一般这个年龄的女人都避之不及的紧身衣,她的化妆包里只有睫毛膏和口红。
 
梅云在部队文工团跳舞跳到转业后,来旧金山开了一家舞蹈学校,白天教小孩子民族舞,晚上给中年妇女洗油腻,从芭蕾到模特台步,啥招儿都有。她......
阅读全文>>
2017年12月18日 09:28

社交网络的转折年

年底了,网络科技公司一派欣欣向荣,钱更多了,市场更大了。网络公司拥有操作系统、应用程序商店、社交网络和云服务器搭建的平台,社会生活大剧已经在这个平台上演多年,吸引越来越多的参与者,体量越来越大,但很少像其他行业那样受到政府的严格审查。硅谷流传着一句话:“我们只管创造和发明,怎么使用与我无关。”
 
但是,五到十年后反观2017年,这将是网络公司的转折年,因为这一年,他们不得不开始承担起对现实世界的责任,虽然范围有限,但是开始了。
 
业界,脸书在向投资者提交的财报中说,要把公司的社会使命放在首位,“保护我们的社区比利润增长更为重要......
阅读全文>>
2017年12月12日 17:18

加州副州长谋转正

闺蜜小云好久没要我陪她遛狗了,今天上门空着手,我问她,“狗呢?”“现在顾不上了”她脖子一梗,“咱从政了!”她一把拨撸开我搭在她脑门儿上的手,说,“我是认真的。记得李思思吗?她在旧金山贸促会工作,她邀我去参加为现任加州副州长纽森办的竞选捐款午餐会,纽森当市长的时候她在市政府工作。思思说,捐两千五可以当VIP,十二点到一点可以和纽森单独谈话,捐500一点以后去,只能听演讲。那年,我去了杰布布什的捐款会,捐了2500,初选就被刷下来了。我还是先省省,所以踩着点儿,一点到。进门一看,90%以上是亚裔,不少熟人。纽森穿着浅灰色的西装,没打领带,头发被发胶粘的服服帖帖的,脑门,......
阅读全文>>
2017年12月11日 13:40

决定幼教机构质量的关键是老师

一大早儿就接到贝蒂的电话,贝蒂是硅谷一家非常有名的幼儿园园长,硅谷大佬在商场上叱咤风云,在她面前就像无助的孩子。但贝蒂一直是个和蔼、平静而低调的女人,电话里她一反平时的慢语调,“舒,你知道吗?最近很多来自中国的教育机构或个人,要求来我这里参观,甚至要求培训,多得难以想象,你知道为什么吗?你有空吗?咱们一起午餐?“当然,你来我家吧。”
 
我们俩推杯换盏,一边吃一边聊。“孩子幼小无助,在家靠家长,在幼儿园靠老师。你也知道,幼儿园的孩子,天真烂漫,好奇心强,活泼好动,爬高跳低,哭一阵,笑一会儿,反复无常,这是孩子的天性。作为一个成人每天都在这样的环......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27日 14:55

决战“阿兹海默”

老了真不好,面目狰狞,疲惫不堪,腰酸腿痛,更不堪的是患上老年痴呆,三分钟前的事记不起来,三十年前的事满脑子。古今中外,抵抗衰老的招层出不穷,大都围着青少年,甚至婴儿打转。中医有“童子溺”“采阴补阳”的传说,西医从流行了几千年的放血,转到当今的“输血”,阿兹海默症的研究已经成为西方医学的显学。
 
2014年,斯坦福大学神经科学教授托尼·维斯-卡莱在政府研究基金的支持下,发现老年小鼠的血浆中存在“年龄增长”因素,把从年轻小鼠身上采的血浆输给年老的老鼠,血浆中的“年轻化”因素可以使老年小鼠的脑组织恢复活力并改善其认知能......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20日 09:32

从硅谷游到肇庆的“海归”

肇庆七星岩像一个巨大的山水盆景,四十年前我在挂历中看到它,从此开始了思念。如今我徜徉在七星岩湖畔,成群的锦鲤向我游来。“你想喂鱼吗?”我回头一看,竟然是我在硅谷的邻居丹尼尔。他手里拿着一包鱼食,一脸灿烂的笑。
 
“好久没见啦,你怎么会从这里冒出来?”
 
“我去年MBA一毕业就回广东了,已经在广东理工学院工作大半年了。”
 
他乡遇故知的喜悦把我们俩带到湖畔的咖啡厅。
 
“你当教授啦?”
 
“开玩笑,没有博士学位怎么可以当......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13日 14:24

硅谷小镇的晚会

入夜,硅谷小镇伯拉阿图的俱乐部灯火通明,乐声不断。镇上的资深居民保罗正在这里给老婆南希举办60岁庆生大趴。保罗是镇上的房屋结构工程师,那些漂亮的豪宅大都有他的印记,南希是儿童心理师,他们的女儿和我的大儿子、他们的小儿子和我的二儿子分别是从幼儿园混到高中的同学。这两口子一直是社区的活跃分子,从各种球的教练、裁判到童子军领军,到处都有他俩的身影。
 
今晚保罗不仅请了自家亲戚,还把孩子的家长前前后后一百多人都请上了,当然少不了他经常玩票的7人乐队。请柬上保罗写道:在这特殊的时刻,让我们重温六十年代。一进大厅,签到处摆着象征六十年代反战求和平精神的标志:一个紫色的铁圆圈,中......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