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8年08月26日 07:05

玉儿归来

新学年就要开始,神隐了一个夏天的玉儿终于现身了。

“你去哪儿了?”玉儿一定在电话那端感受到了我的关切。

“哎,还不是围着孩子转?大儿子15岁,小儿子5岁,我就像个不收钱的优步司机。”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15日 07:18

荷兰教授的中国女儿们

四年前的夏天,闺蜜托我去给她的新房客送钥匙和迎新礼品:一瓶红酒。朋友说,新房客是荷兰皇家科学院院士,大名鼎鼎的癌症专家,房租很可观。哈哈哈,平时看你特会说话,所以劳驾你。

我一手拎着酒瓶子,一手抱着百合花就往她家走,远远地看到两个......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08日 14:25

女人半百,次第花开

小丽常说,“几十万零五十年前,咱们几个一定是山顶洞的邻居,男人们出去打猎,咱就躲在洞里聊天。”不管世道轮回多少圈,基因作祟,我们几个北京来的女士在硅谷常常定时定点地聚聚,上下五千年,纵横几万里,逮啥聊啥,底线是“她家长,自家短”。

周末正值小雅55岁生日,我们特地选了半山腰的一个酒庄,图的是满目的风景。我们点的酒都上了,寿星小雅还没来。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24日 09:20

战胜癌症的心路与道路

因为斯坦福医学院的名声,国内的朋友经常让我帮他们打听与治病有关的事,只要不是急茬,我总能“巧遇”医学院的教授、学生,或是那些为拓展国际视角来访的中国名医,问个八九不离十。眼下我在癌症中心已经啜饮了第三杯拿铁了,可是要“巧遇”的大夫还没出现,我开始怀疑医学院朋友信息的准确性。还是改天吧,我站起来朝大门走去,迎面走来一个细高挑女子,粉色围巾,浅豆绿色风衣,米色高跟鞋,蓬蓬的齐耳短发,像是刚从时装杂志里跳出来的模特,她向我扬了扬手中的米色手袋,是我的朋友玉儿,曾经担任过央视电影频道女主播的她,无时无刻不风姿绰约。
 
我俩都为在这里相遇而诧异。我赶紧......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19日 16:25

硅谷传奇:从流浪汉到亿万富翁

卓然是我认识的最幸运的女人,硕士一毕业就加入了一个半导体初创公司,没几年公司上市,而且股价一飞冲天,年纪轻轻地就退休了,平日里除了打球就是看博物馆,有时会拉上我。
 
初夏的傍晚,我俩离开金门公园的德阳博物馆,走到大街上找饭辙。路边有个意大利披萨店,我拽着她往里走,里面空间巨大,灯光昏暗,还有亮晶晶的吧台,店员迎上来,那典型的意大利脸上的意大利式的笑,都溢到翘胡子尖儿上了,一看就知价格不菲。
 
卓然的手指在饮料单上滑动,“太花哨了”,她嘟囔着。“想听听我的建议吗?”循声望去,一个中年男人向我俩挥手。“邢先生,您怎么......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27日 08:36

美国大学名校申请范文浅析

申请美国大学的作文的过程,如同把自己变成一幅自画像,这幅画不是照片,不需要一丝不差地反映本人,要显露出画家古典画的底蕴,上品是用印象派的手法,使招生官过目不忘,极品是你这幅画正好是那个大学大拼图中非常合适的那一小块。美国的高中生写这篇文章,与中国高中生高考可谓异曲同工。它到底有多重要?它比你说的还重要。
 
《纽约时报》每年5月都会收集当年的作文,从数百份中甄选几篇刊登。这里引用的四篇范文,原文刊登于2018年5月2日的《纽约时报》。
 
 
于同学被耶鲁录取,“不是所有博士的儿子都可以在厨房里养小鸡小鸭。我会,因......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20日 10:16

六六成了大夫还能“六六”吗?

名作家从鲁迅到冯唐,都是离开医学院当作家。六六反着,在成了名作家后,叩开了医学院的大门,不仅在课堂上课,还遍访名医,拜师学艺。
 
去年她来到旧金山湾区,我闻讯后立刻赶去看她。六六站在开满月季花的拱门下,白衣淡裤,圆脸圆眼,一头卷发,大老远儿地就冲我招手,活脱脱一只萌萌的招财猫。
 
六六热情有力的拥抱,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她松开我,倒退两步,上下打量着我,问:
 
“你是不是这儿不舒服?”她指指我的胸口。
 
我无奈地点点头,“老毛病了,最近常犯胃疼。看了几次大夫,各项检查指标......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16日 13:32

百人会——2018

百人会——2018
“百”在汉语里不止是定数,大多场合下它是个变量:百里挑一,海纳百川,百年好合,流芳百世,它通常代表着很多的美好。所以,在1989年,中美关系陷入地超时,以贝律铭为首的美国华裔名流成立了一个机构,取名“百人会”,其主旨是促进中美关系。百人会每年五月在东西两岸的大城市招开年会,今年的会址是硅谷君悦酒店。
 
华诞四十的中美关系,随着特朗普总统的执政,开始“油腻”了。 在美华裔从贩夫走卒到各界精英无不感到了丝丝的寒意。今年的百人会特邀嘉宾是前任驻华大使骆家辉,和他的继任者鲍卡斯。
 
 
曾经担任......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07日 14:22

硅谷牌局

每到周五晚上,我和几个闺密都去小然家打扑克———“拖拉机”。通常是五个人,四人酣战,最后到的那位伺候茶点,观战外加扯闲篇,图的是热闹。今儿怎么三缺一?我们正商量怎么惩罚迟到者,婉儿进来了,带着一脸的兴奋,“对不起,我刚才在路口看到钢铁侠马斯克了,又高又壮。”
 
“有啥稀奇,他常来我邻居家过夜。”小然红唇一撇。
 
“我最近一直在琢磨,他声称要把人送上火星,那些往返的火箭,粗不拉几的能载人?把处理不了的污染物送到火星上更靠谱些吧?”发此疑问的是小朱,她是一个半导体上市公司的早期员工,赚得......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03日 14:14

奥斯卡与人工智能

今年深圳基石资本年会的主题是创新科技—人工智能,邀请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系教授罗纳德·范德克(Ronald Fedkiw)做主题演讲,需要翻译,董事长张维问我可否和范德克教授同行。范德克教授是计算机图形和人工智能领域的专家,得过两次奥斯卡奖。我对他一直很好奇,中国之行真是天赐良机。重庆第二外国语学校是一所民办学校,校长吴先红先生希望范德克在他的中国之行上加一站重庆,给二外国际部学生讲一堂。斯坦福一放春假,范德克就开启了他的第一次中国之行。
 
基石资本年会在深圳大梅沙喜来登酒店举行,演讲的头一个晚上,我和范德克去会场踩点,灯光和音响一开,我和他面面相觑,“你确定这阵仗......
阅读全文>>
2018年04月25日 09:56

冯唐的理想照进现实

冯唐的理想照进现实
北京变化大,但北京饭店还是四十年前的样子,成了我和朋友约会的地标。四月的北京,连着两天晴空万里,我约筱东在北京饭店大厅见,然后一起去看她的老北京四合院。我俩寒暄了没几句,就看到一个高个子男人,笔管儿条儿直地向我走来,身形好熟呀,他背着光,走近一看是冯唐,头脸刮得倍儿干净,泛着青光,看上去比以前更俊朗了。
 
我们立刻沉浸在不期而遇的快乐中。我问冯唐:“头发都剃光了,怎么不呆在夕照寺呀?”“我现在常在九号院,就在15楼,”他手朝上指了指,“有空上去喝杯茶?”“巴不得呢。”我和筱东跟着冯唐进了电梯。走出电梯门,迎面墙上是一幅深灰色......
阅读全文>>
2018年04月15日 10:14

山姆的课表

山姆·施瑞博是斯坦福大学土木和环境工程系研究生,他像其他男生一样穿着牛仔裤和套头衫,个头也不高,但站在学生堆里却很出众,因为他的衣服尺寸很合体?他的头发、眉毛和胡子的边界都很清晰?无框眼镜给他深邃的蓝灰色眼睛平添了一种平和的气质?反正他是个整齐的、有板有眼的小伙子。

阅读全文>>
2018年04月01日 06:38

斯坦福医院的可植入镇痛器械

朱莉是我多年的邻居,她曾是硅谷一个著名的有几千员工的公司的总裁。朱莉的两个孩子和我的孩子几乎是同级,而且同校。她偶尔请我搭把手接送孩子。近邻加上趣味相投,我们俩就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两年前,朱莉突然辞职,成了一个全职母亲,奇怪的......

阅读全文>>
2018年03月25日 14:20

离开北京后,斯坦福中国分校来到了香港

山姆·施瑞博是斯坦福2017届工程物理本科生,我俩相识皆因我们都操心斯坦福中国分校的前途。

终于,2018年2月下旬,斯坦福大学宣布中国分校将设在香港,2019年秋季开始迎接新生。我俩约定在工学院咖啡厅“喝一杯”庆祝这一喜讯。山......

阅读全文>>
2018年03月18日 11:13

生物统计的商业用途

41岁的小雅结婚时,我是伴娘,她说,“你的三个孩子都健康长大,我有了孩子一定让你当教母”。

半年后,小雅和我午餐,她愁眉苦脸地说,“还没怀上,医生说我们这个岁数,最好做试管婴儿。”

“那赶紧呀。”

阅读全文>>
2018年03月11日 08:07

硅谷妈妈也焦虑

想不到空巢了的我,竟被社区的暖心嫂子邀着去参加小镇高中生妈妈们的早茶聚会。据说硅谷是宇宙创新中心,而我住的小镇博拉阿图被谑称为硅谷的中心。博镇居,大不易,镇上的中年男人,随便拎出一个都是小有成绩的外加满脑门官司的企业家,而他们的太太们,无论妆容和气质看上去多么淡雅,但凡家里有个把高中生,保准满腹热情横流,一腔焦虑闷骚。孩子上哪所大学是她们永恒的话题。这不,宽敞的厅堂里,三十来位妈妈,全是亚裔,围着一张大桌子坐了两圈,两位臊眉耷眼的爸爸坐在第三圈。在咖啡和蛋糕的香气里,十台好戏,绕着一个主题:考大学,同时开场。听着听着,我直后悔,我家有过三个高中生啊,那节骨眼上,我咋不知道这些信息呢?回家后......

阅读全文>>
2018年03月04日 09:08

子猫Cosimo的故事

一大早儿,闺蜜在电话那头泣不成声,我问她咋啦,她说,看我的微信吧,就收了线。

我急忙打开,她家的猫去世了, 她居然写了一首诗:

爱猫仙逝暖冬天,

心如刀绞泪如泉。

捕鼠除害百余只,

陪娃伴君十四年。

四方来客皆吻礼,

八面玲珑惹人怜。

......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13日 02:34

生活在珠海的美国娃

海勒是我儿子的朋友。2013年起,他就和太太在中国的国际学校当老师。他俩都有美国的教师认证资格,从成都到杭州、深圳,如今又到了珠海。海勒教从初中到高中的英文课,他太太教学前班。“在珠海有时间去看看海勒,我把你的微信给他了,他的女儿吉达特可爱。”在去旧金山机场的路上,儿子对我说。刚到珠海就收到海勒的微信,约好和他全家周日吃早餐。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04日 08:50

硅谷的无厘头官司

“那官司落听了,有空吗?”小丽终于给我打电话了,我俩为这官司小半年没见了。“当然了,我这儿有明前龙井,麻利儿的。”

水还没烧开,小丽就一阵风似的刮到了家门口,“终于解脱了。”人一落座就打开了话匣子:

2009年金......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29日 14:43

心动宋庄

宋庄不是一般的村庄,它擦着北京城的东边,没有高楼大厦,一水的平房摊了一大片,没有田地,却有几座博物馆。这里是北漂艺术家们的聚集地。闺蜜说:“没去过宋庄还好意思谈当代艺术?”于是,一个晴朗的冬日,她带着我拐进了宋庄的一家饭馆,闺蜜的画画老师和夫人如约而至。老师点了一盆臭桂鱼,拧开自酿的浑浊的酒,拉开了架势:
 
“中国啥事都分体制内和体制外,两家的价值观肯定不一样,体制外的艺术家以上电视台为耻,以参加全国美展为耻,以入美协为耻,死扛着,过很穷的日子。很多人的作品都是批判主义,我们含蓄地批判着现实,从不唱赞歌。我自认为是思想家。”老师一开腔,就像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