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郇舒叶 > 大隐于市

大隐于市

“斯坦福前校长轩尼诗教授曾经说过:‘斯坦福不仅为美国培养人才,而且要为环太平洋地区培养领袖’,以此类推,硅谷不只是美国的硅谷,它是连接美亚的中心。” 口出此言的是个叫Brain的年轻人,他是韩国LG公司创始人及最大股东的孙子,和中国的王思聪的名声有一拼。Brain刚刚成立了一个叫”MAUM“的公司,立志以吃喝娱乐作为事业,美其名曰:”把美国和东亚的精英连接在一起,缔造硅谷的主流“。他在斯坦福眼皮底下的大学街盘下了三个铺子,按照他的设想:第一家专门提供米其林范儿的韩式料理,先把你的胃拿下,然后转到另一家咖啡雪茄屋头脑风暴,成了,就挪到地盘最大的第三家,也就是孵化器开业。
 
正好中国一家民办大学的马校长访问硅谷,Brain知道了,热情邀约,“大学校长是我们最尊贵的客人,昨天晚上斯坦福前校长轩尼诗教授光临,今天又招待中国大学校长,真是蓬荜生辉。”  一不留神儿,Brain竟斯文起来了。
 
Palo Alto市中心的大学街到了晚上流光溢彩,热闹非凡,连街边的树都是亮的。而坐落在最繁华地段的MAUM除了门牌号码,什么都没有,黑黢黢的门脸儿,恐怖的低调。我犹犹豫豫地按了一下门铃,门立刻开了,Brain早已等候在那里。屋子很长,但不太宽,粗糙灰色的墙,黑色高挑的穹顶,加上若有若无的滴水音乐,我觉得自己进了山洞。除了几盏昏暗的吊灯,没什么其他装饰,唯一的家具是一张长长的铺着白布的餐桌,从门厅一直延伸到屋子尽头的吧台,吧台后面是厨房。
 
宾主寒暄一阵后落座,晚餐从法国艾格利(EGLY)香槟开始,这种香槟产于法国东北部的香槟地区,原汁由70%黑比诺葡萄和30%霞多丽葡萄合成,因此味道丰富,精致,酿成后至少窖藏四年才可以上市。此酒号称“洗嘴”酒,酒体清新纯净,泛着晶莹的气泡,呷一口,满嘴的味蕾奔腾起舞,第一道菜趁势登场:一个长条儿的黑瓦片,上面放着两个小黑罐儿和一个白色的小盘子,第一个小黑罐儿里盛着半罐黑沙,上面坐着一个产于加拿大西北海岸的酷石生蚝,只有半个鸡蛋那么大,生蚝上盖着橘黄色的朝鲜辣白菜汁儿冻成冰沙,鲜辣酸凉,胃口顿开。中间的小白瓷盘里放着一个虾片,上面摆着几条小沙丁鱼,又香又脆。第二个小黑罐儿盛着松茸玉米汤,一入口就滑下了嗓子眼儿,第二口含住了,品一品,齿颊留香,只能回味,因为没有了。
 
第二道菜是各种颜色鲜艳的小西红柿,浸在浅黄色的汁水里。这道菜妙在这汁水,头一天要把小西红柿放到一个漏斗里,撒上一些盐,让汁水慢慢地一滴一滴地漏到碗里。这样收集起来的汁水不酸不甜,只有很重的西红柿特有的香味。
 
第四道菜是四种生鱼片,值得一提的是配菜的酒:瓦沐而的夏布利(ChablisValmur)白葡萄酒,产自法国勃艮第北部夏布利地区,只有160亩大的葡萄园,从山谷覆盖到山腰的森林线。这里几百万年前是海洋,土壤的主要成分是丰富的海底沉积物,葡萄藤深深地扎入这片土地,吸取着大海的精华,口感很硬,对抗海鲜的腥气。这种白葡萄酒,愈久弥坚,最好在酒窖里存放几年,让它“成长”,是海鲜的绝配。
 
第五道菜是鲟鱼子和苹果木熏香菇。厨师一手握一个手枪似的熏烟枪,枪头有个小盒子,里面放着苹果木炭粒,扣动扳机,一缕青烟从枪口喷出,厨师另一只手把蘑菇凑到枪口,那烟是冷的,蘑菇在厨师手中转动,均匀受烟一个小时才可以上桌,吃的是这功夫。听着Brian绘声绘色的描述,眼前的这道菜封了我的胃口。
 
当晚的主菜当然是韩国烤肉,这牛肉上炭架前不知为啥先要拴起来在屋里吊一天一夜,炭由七种果木炭搭配而成。我说除了牛肉的香味,一种果味也没品出来,Brain听了很失望,我赶紧打圆场:品到了,品到了,淡淡的西瓜味。把他给气乐了,接下来津津有味地开始介绍配牛肉的红酒,产自加州索诺玛海岸H irsch葡萄园,这里的皮诺葡萄皮儿很薄,味儿很冲。酿出来的酒很大气,才压得住牛气,专门用来配牛肉,看上去浓郁的酒体,细细琢磨,口感很有层次。
 
甜点端上来了,白色的小碗中间一坨椭圆的纯奶冰激凌,围着一圈小指头肚儿大小的红尖椒。Brain看着我满脸疑惑,笑道,这红红的是野生草莓,肉质细糯,味道稍酸,微苦,一股浓郁的草莓香,再加上微甜的冰激凌,味蕾飞上了天。
 
最后一巡酒,是CosPithos,这种酒产自西西里岛,在酿造过程中加入了香草、橘汁,然后盛入天然红色的希腊瓦罐发酵,七个月后取出,酒色金黄,充满果香,用来收拾饭局。
 
九道菜,十巡酒完了,我猛地意识到,平日里一沾酒就脸红的我,今天每种酒都咂了,居然面不改色,令我酒胆陡起。这顿饭吃了将近四个小时,坐在Brain旁边的我搜肠刮肚,苦求风趣,该说的话说了,没话找话的话也说光了,不该说的话也愣给说了,Brain始终谈笑风生,巧妙地接住了在场每个人的话题。马校长中间起来了好几次,我赶紧打圆场:他需要抽烟。后来知道他是坐累了,难为他这久经会场的人呀。Brain问马校长,“中国客人会喜欢这样的餐饮吗?”马校长正色道,“中国政府官员不可以进入私人会所。”
 
上了汽车,马校长一边向车外的Brain挥手,一边说:“真能造。”
 
文章载于《南方都市报》(2017年08月06日AA20版)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