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郇舒叶 > 邻家有仔不“哈”佛

邻家有仔不“哈”佛

“啁啾”了二十几年的窝,这回真的静下来了。孩子们都扑闪着翅膀,高高兴兴地离开了家。几个和我一样境遇的妈妈为了排遣共同的空巢寂寞,常常聚在一起“喝一杯”,今天轮到我做东。
 
凯文妈的到来着实令我们意外。之前她女儿上了耶鲁,我们周末偶尔还一起远足,但当她宣布儿子凯文上了哈佛,可就无法饶恕了,她成了我们中的异类。“今儿是哪股风儿把您吹来了?”我款款上前接驾。“阴风儿!”凯文妈虎着脸,把自己扔到藤椅里,抽水马桶拉了把儿,说起来哗哗地:
 
“我儿子有个高中同学叫孟柴,是印度裔,因为得英特尔奖被哈佛录取了。可他上了半年学就休学了。他老爹原来是计算机工程师,应该是挣了些钱。这老爹给儿子一些钱,鼓动他做投资。这孟柴也不含糊,找到那些非常优秀、在某个方面很突出的同学,比如说计算机编程特厉害,或者是在高中期间就进入大学实验室做关于癌症研究的,当然还得考上名牌大学,孟柴给这些同学一些钱,鼓励他们创业,成立公司,他以投资换取公司股份。去年暑假,他来我家邀请凯文一起去国家公园野营。他对我儿子说,你总是那么酷,啥到你身上都是范儿,你太有时尚天赋了。我投资给你两万八千美元,我不管你做什么,都会特棒。
 
“孟柴说,这两万八千美元作为启动资金,占公司40%的股份,你占60%。野营归来,我儿子就开始琢磨怎么用这笔钱。秋季开学,他人回了学校,心飞向了纽约。从此,只要不上课,他就往纽约跑,没闲了一天。波士顿和纽约来回光火车就要坐8小时,孩子每天就这么跑,学习也落下来了,头一个学期全是A或A+,这个学期全是A—。
 
“两个月下来,我儿子决定制作销售高端男士西装袖扣,从设计、打样到最后的产品,忙得团团转。第一款产品出来了,咨询了同行的专家后,定价为一千美元,走定制路线,纽约金领多,这是一个特殊市场。看到公司有了产品和经营模式,孟柴决定和我儿子一起做这个公司。我估计他投的其他项目都残了,只有我儿子这个算是有了眉目。这时我儿子才告诉我他这一个学期都干了啥。我和先生听得目瞪口呆,他乘势宣布寒假过后要从哈佛休学,专心做公司。
 
“我和老公都劝他,为了这点小生意放弃哈佛不值得。那个小字顿时把他给惹翻儿了,他吼道:‘我已经和孟柴签约,我们俩各占40%,我已经成人,你们别再掺和了。’我儿子太傻了,这个公司从头到尾就是他干起来的,现在他只占40%。不就是两万八千美元吗?我和他爸分分钟都能拍出这笔钱。”
 
“唉呦,你早干嘛去了?孟柴和他爸对你儿子的信心比你和你老公还大。两万八千美元,真金白银,投给一个十几岁的毛孩子去做这么不靠谱的生意,真佩服这老印!要搁我,再添个万儿八百的,买个房子当收租婆。”温妮妈说。
 
凯文妈的情绪丝毫不受影响,“你知道我儿子从小就是拧脾气,认准了道儿就一头扎下去。这就是他为什么能上哈佛,当然这也是他为什么要从哈佛休学。孩子大了,我和先生也不敢太犟,就这么着,凯文寒假后就从波士顿搬到了纽约。他和孟柴租了一个小公寓,没日没夜地开始了生意。顶着哈佛的光环,他俩常常可以和纽约的名流喝咖啡,时不常还能收到一些时尚派对的邀请。到了春天,他们聘请了商业顾问,这顾问可真不含糊,他对这两个男孩说,你们是哈佛的学生,就要有哈佛的气度,把利润的一半捐给那些帮助青年人办企业的团体。他俩照着做了,此后业务发展进入了加速期。五月份,我千磕万求,使尽招数,他终于同意我去纽约看看他。儿子变得我都认不出来了,长高了小半头,肩宽了,脸瘦出了棱角,脸色虽然不是苍白,但加州的金麦色全退了。在纽约灰蒙蒙的天空下,他向我走来,像极了画报里的模特。儿子好辛苦呀,白天除了去工厂就是见客户。由于主打定制,所以客户要一家一家地谈,夜里他就上网查资料。孩子从小到大哪受过这般苦呀,做妈的看着真心疼。可他每天都很兴奋。真没辙。”
 
“你儿子干上了自己想干的事,有几个人能把爱好变成职业?他当然高兴了。”
 
“转眼暑假到了,儿子回来,带了一批袖扣,真是美轮美奂,公司开了网站,货很快就卖光了。这时,孟柴的父亲起草了一份成立公司董事会的文件,他和凯文、孟柴各占三分之一股份。我很生气,这个公司是我儿子一手办起来的,却只有三分之一的股份,他们爷俩要是想独吞,或者搞什么猫腻,一投票,我儿子就出局了。为此,我先生和孟柴的父亲交换了几次电邮,也见面讨论过,要求我儿子占二分之一的投票权。可是他们不同意。我儿子傻乎乎的还要签字,被我们拦下了。这回我和我老公狠下心来,就是不答应。这不,上周他狂哭了一场后跟我说,你们不用操心了,我决定退出公司,回哈佛上学。我陪他到了纽约,帮他收拾东西,打包。然后帮他安顿哈佛的宿舍,看着他注册好课程才回来。孩子抚摸着那些亮晶晶的袖扣,眼里像含着钻石,他心里苦啊!”凯文妈哽咽了。
 
“公司成了孟柴一个人的了?”“那还能咋地?”“多可惜呀!”“有什么可惜的?哈佛只有一个,公司遍地流。这点我儿子拎得清!”“可别这么说,我儿子在加大圣塔芭芭拉分校,他的同屋放弃了哈佛,因为这里学费只有哈佛的1/4。同样的原因,我女儿的同学也是放弃了哈佛,选了加大伯克利分校,钱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是伯克利的计算机专业比哈佛强。”“唉哟,我的大牙都要酸掉了,哈佛,没这块牌子,凯文他们能在纽约开公司?摆地摊吧你。”妈妈们七嘴八舌各不相让。
 
女友们离开后,我搜到凯文公司的网站,和客服套磁,几番过后,对方写道:“您猜对了,我是凯文,您要哪一款?多谢您的支持!”
 
文章载于《南方都市报》(2017年09月17日AA20版)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