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郇舒叶 > 从硅谷游到肇庆的“海归”

从硅谷游到肇庆的“海归”

肇庆七星岩像一个巨大的山水盆景,四十年前我在挂历中看到它,从此开始了思念。如今我徜徉在七星岩湖畔,成群的锦鲤向我游来。“你想喂鱼吗?”我回头一看,竟然是我在硅谷的邻居丹尼尔。他手里拿着一包鱼食,一脸灿烂的笑。
 
“好久没见啦,你怎么会从这里冒出来?”
 
“我去年MBA一毕业就回广东了,已经在广东理工学院工作大半年了。”
 
他乡遇故知的喜悦把我们俩带到湖畔的咖啡厅。
 
“你当教授啦?”
 
“开玩笑,没有博士学位怎么可以当教授,但我觉得我干的工作比教授还有意思。”
 
“咦,你做什么呢?”“广东理工学院是个私立大学,校董有很大的决策权,他多次去硅谷,希望把硅谷的元素引入他的学校。他说大学不仅仅是教室和教授,还应该是激发学生创新的小社会。很对我的路子,我就跟着来了。在他的支持下,我还真干了点儿事儿。”
 
“说来听听!”
 
丹尼尔掏出手机:“这个学校有两万多学生,光交水电费这单事,就得十来个人管。我在硅谷的那个大学,从注册、缴费到选课,全都可以用手机搞定,于是,我召集几个计算机专业的学生搞了这么一个APP,在我原来学校那些功能上面,还增加了社区信息和社交功能。现在我们学校所有的功能都可以在手机上搞定。厕所堵了、路灯坏了,学生们随时可以用手机上报,很快就能解决。”
 
“我建议校董把学校大门附近的建筑拆掉,做成一个大广场,学生身处宽阔的空间才能有长远的眼光。目前这个项目正在进行中。穿过市区,一进我们的校门,顿时豁然开朗,那气场,有空你也来感受一下,不亚于斯坦福的大草坪。”
 
“吹吧,你就。”“汗水能洗去学习的疲劳,我特信!在我的建议下,校董投巨资做了一个钢梁和玻璃幕墙为主体的健身房,全部由学生打理,那些经济困难的学生有了勤工俭学的机会。健身房在学校的主路旁,学生们来来往往时可以看到里面的人健身,久而久之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健身的行列,我估摸着很快就要开第二座健身房了。你记得穿梭在斯坦福校园的玛格丽特巴士吗?我们学院也有这种巴士了,只不过我们的巴士是全电动的。”
 
“看把你美的。”
 
“接下来这件事,连我都觉得有点儿出格,没想到校董还是同意了。我们刚建立了一个电子竞技,学生们可以堂而皇之地打游戏,校董说奥运会都在讨论把电子竞技作为比赛项目,我们要敢为人先。这些事看似都与理工教学无关,但三天两头的学校里头出点新鲜事,这样的氛围里,同学们不想创新都由不得他。”
 
“是啊,我这回回来,到处都听到人们在讨论创新。”
 
“我们学校创新不只是一个议题,而是实实在在的课程和实践。我们现在有一座大楼,专门用来做创新课程和实验,里面有我们学校师生和外界合作研发的机器人、3D打印设备,学生们只要想到了,就可以用3D设备打出来。最近我们的学生根据声学原理设计了一个不用电的扬声器,外形就像三十年代电影里的留声机,一个喇叭接着一个盒子,把手机插到这个盒子里,音乐立刻放大好几倍,就像开了电喇叭一样。”
 
丹尼尔滔滔不绝,我不停地看表,冬日天短,我可不想把时间都耗在咖啡馆里,我对丹尼尔说,1985年,我出差到广州,得闲一天,打的肇庆一天游,花了我210块的车钱,那时我一月的工资才56元。这是我这辈子最豪华的旅游。我觉得值,因为在这美景前,我突然发现了中国山水画的精髓,眼瞅着太阳要下山了,这是照相和祈祷的最佳时段。我向他告辞。
 
在回广州的高铁上,丹尼尔又打来电话,云山雾罩地继续描述他的宏伟蓝图。我一边听着丹尼尔兴奋的声音,一边想,近年来,广东省有很多单位都去硅谷开展招商引智活动,演讲人反复强调广东的GDP是中国的十分之一,经济体量和俄罗斯不相上下,是中国经济最活跃的省份等等,列出一大堆广东的优势,而硅谷的人却说,这些代表过去和现在,我们想知道的是未来,谈未来就离不开人才,离不开教育。一说到教育,广东人就卡住了。其实广东有150多所高校,再加上丹尼尔,以后再介绍广东,我定能胸有成竹,特别是参观了几所理工大学后。
 
文章刊于《南方都市报》(2017年11月19日AA20版)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