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郇舒叶 > 决定幼教机构质量的关键是老师

决定幼教机构质量的关键是老师

一大早儿就接到贝蒂的电话,贝蒂是硅谷一家非常有名的幼儿园园长,硅谷大佬在商场上叱咤风云,在她面前就像无助的孩子。但贝蒂一直是个和蔼、平静而低调的女人,电话里她一反平时的慢语调,“舒,你知道吗?最近很多来自中国的教育机构或个人,要求来我这里参观,甚至要求培训,多得难以想象,你知道为什么吗?你有空吗?咱们一起午餐?“当然,你来我家吧。”
 
我们俩推杯换盏,一边吃一边聊。“孩子幼小无助,在家靠家长,在幼儿园靠老师。你也知道,幼儿园的孩子,天真烂漫,好奇心强,活泼好动,爬高跳低,哭一阵,笑一会儿,反复无常,这是孩子的天性。作为一个成人每天都在这样的环境里工作,既要小心呵护孩子的好奇心,又要保障他们不受伤和健康是多么有挑战的职业呀。”
 
“想当年,我有三个孩子,每天早晨,看着他们走进你的幼儿园大门,我的心就轻松了一大截,接下来一天的工作于我简直叫度假———从心理层面讲。孩子到了三五岁,需要有小朋友,再多的玩具、再耐心的父母也不如和孩子同龄的玩伴。幼儿园不仅是家长的需要,更是孩子的必需。对我们这些家长来说,孩子总有长大的时候,所谓‘熬出来了’,可是你们这些从事幼教的人却一辈子把看护幼儿当成职业,真是需要特殊的品质。”
 
“当年申请这份工作时我有幼儿早期教育的硕士学位,我是个有三个孩子的单身母亲,这份工作我可以胜任,而且工资足够我养家。幼儿园质量的关键是老师,好的老师要有好的教育背景,特别是幼儿心理学方面的训练。”
 
“是呀,小孩子常常把大人搞得火冒三丈,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西方也有一句谚语:闲了棍子,误了孩子。父母多么爱自己的孩子呀,有时候还会失控。我们做老师的,受过专业的心理训练,知道怎么调节自己的情绪。整天和孩子们在一起,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老师的心理一定要很职业化。孩子虽小,但他们的心理复杂程度不亚于成人,越来越多的研究结果表明,简单粗暴地对待孩子会给他们的一生留下阴影。”
 
“我的一位朋友是心理治疗师,他说,很多成人的问题,都可以追溯到他的童年时期某件事对他产生了冲击,如果心理师能够帮助他成功地破解这件往事,那他现在的许多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是啊,幼儿园老师是家长之外和孩子接触最多的人。老师有多重要用不着强调。老师如果没有受过心理方面的训练,很难适应这一天到晚被孩子包围的感觉。但当下,美国许多幼儿园给老师的报酬对不起老师的教育背景,使得这个职业面临危机。”
 
“我看你的幼儿园不错呀,当年我孩子的老师大都还在。”
 
“我的大部分精力都用来留住老师。我的幼儿园老师大多有硕士学位,老师的工资和硅谷一般的工程师不相上下,与附近的斯坦福大学职员的工资持平甚至略高,老师的收入是可以养家的。硅谷的家长们也是认可老师的工资的,他们愿意出这份钱,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比孩子更值的投资标的了,而且这项投资是不计回报的。”
 
“我们中国的家长更是如此,为了孩子什么都舍得。”
 
“光有钱还不够,我还和当地的大学心理系合作搞一些研究项目,我们的园区设置也适合研究人员和家长观察孩子的行为。我们的老师都有机会和大学的研究人员共同切磋、交流,来这里做研究的大学生很尊重我们的老师,而我们的老师经常在大学讲堂上讲课,他们是工作在第一线的人,对孩子的心理和行为有着直接的观察和看法。每年我都派老师参加一些儿童发展的研究会议,鼓励老师为专业杂志和会议供稿。这些都让老师对自己的工作有荣誉感和责任感,并时时刻刻认识到自己的责任。我们很欢迎家长的参与,一方面可以缓解老师工作的强度,另一方面也可以起到监督的作用。我们学校几乎每个月都把家长召集在一起喝咖啡,讲一讲孩子们的心理学,聊聊孩子的情况,和家长商量如何在家里配合幼儿园的内容。有些事对孩子的阅读理解能力的提高有很大帮助,而且只能在家里做,这就是每天晚上入睡前给孩子读书或是讲故事。培养一个孩子需要幼儿园、老师和社区的合作。孩子是大家的未来,是家长的责任,也是我们每个社会成员的责任。”
 
我去厨房煮咖啡的工夫,有人按门铃,接着传来了贝蒂惊喜的声音,“露西回来了,你女儿长这么大啦。”“密斯怀特,您看上去既年轻又漂亮。”到底是大学生,说出话来这么暖人。贝蒂冲我挤了一下右眼,笑着说:“整天和孩子们在一起,哪里顾得上老?”
 
文章刊于《南方都市报》(2017年12月03日AA20版)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