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郇舒叶 > 社交网络的转折年

社交网络的转折年

年底了,网络科技公司一派欣欣向荣,钱更多了,市场更大了。网络公司拥有操作系统、应用程序商店、社交网络和云服务器搭建的平台,社会生活大剧已经在这个平台上演多年,吸引越来越多的参与者,体量越来越大,但很少像其他行业那样受到政府的严格审查。硅谷流传着一句话:“我们只管创造和发明,怎么使用与我无关。”
 
但是,五到十年后反观2017年,这将是网络公司的转折年,因为这一年,他们不得不开始承担起对现实世界的责任,虽然范围有限,但是开始了。
 
业界,脸书在向投资者提交的财报中说,要把公司的社会使命放在首位,“保护我们的社区比利润增长更为重要。”苹果电脑高管说,“我们有责任弥补社会经济裂痕。”
 
政界,美国国会正在讨论一项法案:容许性交易受害者起诉支持性交易的网站。以往,社交网络公司一直在院外通过各种渠道反对这项法案通过,但在2017年,他们偃旗息鼓了。美国社会已经开始给网络科技的应用画边界了,明年这条线会更清晰。
 
教育界,斯坦福作为硅谷的风向标,去年计算机系就新开了一门新课,代号CS50,课名是“用网络为社会服务”。这是一门跨专业的课程,凸显社会科学与计算机科学的结合。学生们分成几个4到5人的小组,每个小组在一个学期也就是三个月内做一个对社会有影响的非营利项目。课程目的是鼓励学生合作,寻找利用网络增加社会福祉的途径。CS50平常很多讨论和制作,我很少去旁听,期末项目展示我可一分钟都没误。九个小组的学生分别上台演示了九个项目:一,帮助坦桑尼亚做移动支付网络。二,帮助低收入学生提高大学升学率。三,帮助印度中部地区的部落建立一个以手机为基础的新闻和时事网络。五,为13-24岁的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人提供危机干预和自杀预防服务。五,传播人们彼此善待的消息,鼓励企业家发展增进人类善良的技术和产品。六,为低收入国家的学生提供数字图书馆。七,为印度支持开发中心搭建分享资源和知识的网络平台。八,用网络技术支持提升厄瓜多尔企业家创业和创新的能力。九,帮助学生用软件解决社会问题。
 
演示快结束时,一个西装革履的人溜进教室,在后排悄悄坐下,我一看那不是校长吗?通常斯坦福校长主外,拉捐款是他的头号任务,像教学观摩这种事,充其量教务长来。可见斯坦福大学领导层对此非常重视。展示结束,校长在每个展台前停留,听介绍,看演示,问问题。同学们对校长的到来喜出望外。校长说,网络科技的用途和范围是个非常有意义的课题,我很欣慰同学们承担起自己的社会责任,在这个方面脚踏实地地工作。
 
最近我在斯坦福商学院听了一个讲座。一位著名社交网站的前任高管、现任科技风投扭扭捏捏地说:我现在有很沉重的罪恶感,当初我们创造社交网站时,我们的口号是把世界连接起来,但在我们的灵魂深处,隐约觉得这个新事物会给世界带来可怕的东西,可是,我们并不知道这个可怕的东西是什么。现在答案揭晓了,这就是它利用人性的弱点,让人上瘾。社交网站上很少看到公民论述合作,充斥着虚假的信、耸人听闻的帖子,驱使着人们不断地“语不惊人死不休”地上传能够获得他人认同的帖子。社交网站使人们之间的关系变得紧张,你发了一个帖子,就会关注你的朋友给你点赞了吗,几个人给你点赞,点赞多,你会有短暂的快乐,点赞少,你会难过,然后绞尽脑汁再发一个,试图去赢回那些赞。想想现在世界上有二十多亿常年用户,这些情绪积攒起来,会对社会造成多么大的冲击。更有坏人利用社交网站操纵大众。社交网络正在撕裂我们的社会,打乱现有的社会运作秩序。这不仅是美国的问题,这是全球的问题。我希望你们认识到这是多么可怕的事实。我没有解决的办法。但如果我们继续目前的状态,对它不加以限制,它会摧毁我们的世界,如果我们抵制它,我们就有机会控制并驾驭它。我建议大家戒掉社交网站。我不用,我也不让我的孩子用。
 
听众们哄笑起来。他说,你们别笑,你们都被它控制了,这不是你的错。现在,你们要决定是不是接受这种控制,不要以为,哦,与我无关,我是斯坦福学生,我是精英。实际上,你可能是被控制最深的那一个。听众再度报以哄笑。
 
演讲结束了,听众起立,报以热烈的掌声,当他们步出讲堂的同时,几乎所有人都掏出了手机,此情此景令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安理得地掏出了自己的那个。
 
文章刊于《南方都市报》(2017年12月17日AA20版)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