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郇舒叶 > 欲望都市旧金山

欲望都市旧金山

当秋风吹落了最后一片枫叶,旧金山独有的珍宝蟹捕捞季就开始了。我和三个无话不谈的女朋友,相约去码头截一只打捞船,挑四只最肥的,然后一边吃蟹,一边演绎旧金山版的“欲望都市”。
 
小丽拥有一家在北京的公关公司,前不久她在这儿买了一套海边公寓。每天被俊男美女围着,审美疲劳了,就飞到旧金山。小丽常常穿着精致的、得翻开衣领才看得出牌子的、一般这个年龄的女人都避之不及的紧身衣,她的化妆包里只有睫毛膏和口红。
 
梅云在部队文工团跳舞跳到转业后,来旧金山开了一家舞蹈学校,白天教小孩子民族舞,晚上给中年妇女洗油腻,从芭蕾到模特台步,啥招儿都有。她高挑瘦溜儿的身材,一丝不苟的云髻,无论到哪里都牵着人们的目光。
 
然然是硅谷小城的房地产经纪。近几年很多国内人来这里买房,一不留神,把她推进美国头五十名最高销量排行榜。然而,在华人圈里,她最为人知的是某个交谊舞大赛的冠军。平日里周旋在各种炫目的派对中,若和她谈到房子,百万以下的都不好意思开口。
 
“旧金山外捕蟹船,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梅云低吟着,我们四人在海边的咖啡馆坐下来,每人捧一杯冒着热气的拿铁,边嘬边聊。四女坐在一起,八卦此起彼伏。
 
然然:AMC电影院演冯小刚的《芳华》,你们看了吗?
 
小丽:还说呢,周六就去了,买到周一晚上六点的票,出了放映室,外面乌泱乌泱挤满了等着看十点那场的人,盛况堪比吴京的《战狼2》,就这两部片子,王健林就够本了。
 
“这部片子真把我给装进去了。七十年代部队文工团的演员,在社会上比现在的斯坦福学生都牛。那才是名利场的顶端,团员们彼此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没商量。我一边看一边掐自己,庆幸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梅云一边揉着胳膊一边说。
 
小丽:旧金山华人市长李梦贤昨晚突然去世了,说是心脏病突发。
 
梅云:听说晚上十点多了,他去超市买东西时昏过去了,没救过来。有啥不可以等到第二天?他可是市长欸,说没就没了,真是不可思议。他的一些做法我也不大赞成,但就凭他是美国主要城市的华人市长这一条,我就无条件支持他。
 
然然:市长也得吃饭,他不去买,谁给他买?
 
小丽: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一点也不奇怪。上周我去一个派对,一进门就看见一帮大姐围着咱们小丽,津津有味地听她大侃“驭夫术”。一个大姐懦懦地问:“半夜孩子哭了要喂奶,就真的不管?”小丽嘴一撇,“你老公干啥吃的?”瞧那大姐愕然的样子,我赶紧拉然然出来,免得她带坏了良家妇女。
 
然然:我老公这么宠我,不是我训的,都是他欠我的。九十年代,我和他谈婚论嫁时,他妈死活不同意,他们家是老侨,有些家底,那时内地来的女孩都穷,他妈认定我是冲着他的家产来的,把订婚戒指都藏起来了。我们俩后来还是结了婚,顺带着和她妈结了梁子,他且得拆呢。现在从国内来的女孩,你说她啥我都信,但你说她穷,打死我也不信。这才二十年呀!
 
梅云:现在房价这么高,国内还有人来这边买房吗?
 
然然:今年少多了。国内的钱出不来。加上特朗普的税改,加州房地产投资的热乎劲该过去了。我前几天去一个金融机构办的年会,谈到在中国投资,一位世界知名的金融大佬说,中国的基建搞得差不多了,该翻篇了。电池、清洁能源、环保将是重点关注领域。
 
小丽:马后炮,聪明人早就布局了。今年入冬以来,北京的蓝天比往年多多了,如果再下几场雪,我就把旧金山彻底忘了。
 
我:国内的变化真是太大了。
 
小丽:我觉得特朗普减税通过后,美国会有很大的变化。
 
然然:是啊,利息和税收是美国经济的两条大纲,税收有三十多年没大变了,如今特朗普加息带减税,如同吸金大法,明年这儿外资外企会增多,美国经济很有可能过热,美国以外的其他地方就很难说了。
 
我:这个税改给加州、纽约州和新泽西州这些传统的民主党票仓会带来冲击,三年后如果民主党总统上台,还得改。
 
梅云:快看,船进港了。
 
众目睽睽之下,船靠了岸,螃蟹渣都没看见。一问,说是今年的螃蟹肉没长满壳,商业捕捞延后。四个老饕仰天长笑,转身直奔中国城去也。
 
文章刊于《南方都市报》(2017年12月24日AA20版)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