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郇舒叶 > 野马闯进斯坦福

野马闯进斯坦福

闺蜜的先生去世很久了,她和两个年幼的孩子,生活在加州中部靠海的小城,居然有一座马场。
 
前年我去她家,一大片空地,她满脸春风地向我走来,“场子挺大,马呢?” 我话音刚落,背后马蹄声急,没待我转身,一头红棕色的马从我身边飞过,在不远处猛地停下,一声长嘶,马身竖了起来,前蹄在空中刨了几下,落地。一个长头发的女孩跳下马来,牵着马向我们走来。
 
女孩扔下手中的缰绳,和我拥抱,“安卓亚窜这么高啦?” 我上下打量着她,“更漂亮了。” 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飞红着脸,牵着马进了马圈。
 
闺蜜说,“这马场是闺女挣钱买的,四十多亩地,差不多七十万刀”。
 
“十六岁的姑娘咋挣来的?”
 
“三年前,我犯了50肩,她常常给我按摩,不久就设计了一个肩膀后背按摩器,我试了一阵,很有效,她就注册了专利,先是卖给近邻和朋友,大家都说好用,后来竟上了专门奖励创新创业的电视节目鲨鱼坦克(Shark Tank),之后,各大商店也开始订货,于是就有钱买了这个马场。“ 闺蜜一边沏茶一边说。
 
“干吗买马场呀?”
 
“哪个女孩子没有白马王子的梦呀?从小闺女就给邻居们打工,最爱干的活儿是遛马,扫马场,梦想有自己的马。”
 
安卓亚进屋脱了马靴,换上围裙,洗了一盘水果放到我们面前。“安卓亚,刚才那匹帅马是你的?一定很贵吧?”
 
“我只花了25刀就把它带回家了。”
 
“什么?” 我睁大了眼睛。
 
“当年西班牙人带着马来到美洲,工业化后,放马归山,几百年下来,它们在北美广袤的原野成了野马,大约有五万多匹。为了保持环境可持续,美国土地管理局每年都要抓捕一万多匹野马,鼓励人们去领养。14岁那年,妈妈带我去内华达的野马集中营挑马,记得那里有四百多匹马。”
 
”那你还不挑花眼?”
 
“我是有标准的:雄性,做过绝育,年龄在两岁左右。第一轮选马,我登上观马台,可以看到大约一百多匹两到四岁的野马,有的马已经被关在这里一年多了,他们会蹭路过的人,以表示亲热,这种马的野性已经殆尽;有的马很紧张,躲在角落里,和人的目光一碰就颤抖,太神经质,这两类马都不入我的眼。”
 
“我选了三匹进入第二轮,管理员把它们仨分别带进直径大约十米的圆形的跑马场中,它们都很紧张,打响鼻,尥蹶子,踢围杆。其中第一匹,很快就平静了,站在那里打量我。我换个台子,近距离观察,它有一头漂亮的卷发,它的肩部,腹部和臀部比例各占三分之一,四腿粗壮,四蹄圆硕。一查档案,刚被捕不久,两岁口儿,良驹呀。我当即赐名“神气”,妈妈交了25刀的手续费,五个小时后,神气进了我家马圈。我开始驯马。”
 
“14岁的女孩子驯野马?” 我觉得不可思议。
 
安卓亚笑了:“驯马就是要让马信任你,接受你是它的领导,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把神气关到直径大约12米的圆形马圈里,它的双耳贴着头皮,表明它处在恐惧之中,我就站在一旁看着它。几天后,待我们俩可以长时间地对视了,我才进入马圈。” 安卓亚捡起地上的缰绳。
 
”我站在马圈的中心,手里用力攥着缰绳,让神气感觉到我的能量,他围着我绕圈跑,我的目光始终和它的对着,它很聪明,我稍有懈怠,它就掉头试图冲向我,我立马抖起精神,拉紧缰绳,在气势上压住它。”
 
“你用鞭子吗?” 此话一冲出口我就颓了。
 
两颗星星掉到了安卓亚的大眼睛里,“怎么可能?野马从不主动伤害人,而且它会审时度势,如果你全身心地投入和它交往,它能体会到。我见它平静下来了,就走近它,距离它三尺远处突然停下,转身返回,反反复复,离它越来越近,当我看到它的眼神充满好奇时,我伸出手,它把鼻子凑上来,我猛地抽回,它扑了空,流露出好奇的神情,这时我走向它,若无其事地摸了一下它的脸颊后迅速转身离开。一天下来,神气从惊恐转为安心,它开始有了和我交流的愿望。”
 
”你用食物诱导它吗?”
 
“有些驯马师这样做。”
 
我为自己终于问了一个靠谱的问题而得意。
 
“可我从来不。用食物可以加快驯马的过程,但降低了我和神气的关系,如果把它变成吃货,我就太对不起它了。”
 
我低头找地缝儿,安卓亚带着我去马圈。
 
“第二天,我又重复头一天的课程,到了晚上,我已经知道了神气的痒痒肉在哪儿了,挠它的痒痒肉让它对我产生了信任。一周后,我把一块毯子随意地搭在它的身上,它立刻就把毯子甩了下来,我拾起毯子离开走开,过一会儿,我又搭上去,没等它甩,我就把毯子撤了,几次过后,它的眼神告诉我,它不在乎那个毯子了,我把毯子搭上去后,它再也不甩了。”
 
”过了多久你可以骑它?“ 我迫不及待地问她。
 
”别急呀,当它适应了背毯子后,上马鞍就容易多了,之后,我常常装着漫不经心地在马鞍上摽上一下,接下来,我就成了骑手,前后大约两个月。”
 
“听起来容易。” 闺蜜笑着说。
 
“有什么诀窍?” 我问安卓亚 。
 
“全身心的投入,再多的耐心都不够用。”
 
神气看到安卓亚,向她跑来,我赶紧躲,安卓亚拉着我的手说,”你让马闻一下你的手,“ 她顺手从路边的树上摘下一个苹果递给我,我伸出手,把苹果放在手心,神气闻了一下,一口咬住苹果,咔嚓咔嚓欢快地嚼着,白玉办的牙齿闪闪发光,吃完了,还舔舔我的手掌,麻酥酥的。
 
安卓亚牵着马去给它洗澡。望着她的背影,闺蜜叹了口气,明年就要申请大学了,可她把时间全花在马身上了,今年干脆都不去学校了,说是在家上学,咱是第一代移民,上学都怕跟不上呢,真是愁死了。”
 
“她太有个性了,能驯野马的姑娘还有什么不能成就的?申请斯坦福吧,它的前身是马场,马术队也很出色呢,绝配。” 我正色道。
 
今年春天,闺蜜给我打来电话:“借你吉言,安卓亚被斯坦福录取了!”
 
“我要给她打电话道贺!”
 
“千万别,你的区号和斯坦福的一样。安卓亚说,她根本不敢接来自这个区号的电话。”
 
“为啥?”
 
“她怕斯坦福在电话里说,对不起,录取通知书是个错误。哈哈.....” 闺蜜的笑声都把电话震碎了。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