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郇舒叶 > 清扫一地鸟毛

清扫一地鸟毛

终于过上了梦寐以求的生活,温暖的房间,满得都快溢出来的冰箱,足不出户,在超级无线网上看尽天下的悲欢离合。以前想吃大鱼肉,在邻家店的海鲜柜台前后悔错过了好事多,把指甲盖儿都咬出血了。现在,只要网上看到好吃的,立即下单,就跟白给似的。
 
新冠疫情把纷乱的生活聚成一个目标:活着。
 
 
又一个无聊的下午,电话和微信同时响了起来:“散步吧?” 小玲在电话上吼,“遛遛吧?” 小敏在微信上留言。不一会儿我们仨就排成品字型向山脚公园移动。
 
“多少天没出门儿了?我的耳朵眼儿都堵上了。”小明揉着耳朵嘟囔着。
 
“半啦月了,我胖的Iphone 都打不开了。” 我拍打着肥嘟嘟的脸蛋子。
 
“‘胖‘字儿咋写的?半个月。’“小玲的话风永远像她那尖尖的下巴。
 
”国内看来是消停了。昨天我妹妹说,网上讲硅谷疫情很重,要给我寄双黄连说是防疫。“
 
”黄连就够苦的了,前面还来个’双'?”我龇牙咧嘴地说。
 
”如果后面加个’蓉‘呢?”小玲俏皮地看着我。
 
我们仨大笑着往前跑,到了山脚下,都嚷着膝盖疼,于是在几个大树墩儿上歇歇脚。
 
“这几天股票市场可够邪乎的,上下熔断好几次。昨天你们进场了吗?”小玲炒股多年,平时常给我们一些心得,算是拉姐们儿一把。可她好久没和我们聊股票了,昨天大跌,今天大涨,就顾自己赚钱了。天上飘来一片灰云,我望着那片云出神儿。
 
“你总能赚到钱。” 小明一脸的艳羡。
 
“昨天和你的朋友苏仪聊天,就在药厂工作的那位,她给我讲了半天当下市场上新冠药的优劣,很有启发。”小玲继续神采飞扬。
 
“你怎么认识苏仪?” 我纳闷儿道。
 
“你忘了?为了给你办新娘婚前派对,你建了一个微信群,以便我发邀请,就这么着,我和苏仪认识了。”
 
“你可真够可以的, 为了赚钱,什么缝儿都钻。”我站起来,觉得胸口一阵发紧,“天儿不早了,我们回吧。”  小明看看我,讪讪地:“圈得太久啦。”
 
看见她俩的身影消失在街拐角儿,我拨通了苏仪的电话,”小玲说昨天她和你讨论了新冠药,是吗?“
 
”是呀,她问的挺细的。“
 
”她投资股票,你都和她说了啥?你可要小心哦。“
 
”我们说的不涉及商业秘密,我只是从我个人的角度做了些评论。不过你要有机会,提醒她一下,别把我俩的谈话放到网上,现在网上谣言太多,真的也变成假的了。“
 
这个小玲,用我的朋友赚钱,瞧她那张扬劲儿,弄不好会给我的朋友惹麻烦,晚上我越想越气,给小玲打电话:”苏仪刚刚告诉我,她很后悔和你聊天,你不要把你俩的谈话放到网上,别给我的朋友惹麻烦。“
 
“我和苏仪聊的啥我都忘了,哪能放到网上去?”
 
“你那大嘴巴,又认识那么多搞投资的,你的话谁信呀?”我说这话的时候,小玲那假装无辜的脸一直在我眼前晃。
 
“你怎么这么说我?吃枪药了?” 小玲的声音顿时高了八度。
 
我更火了:“她是我二十几年的朋友,我都从来不问她工作的事,你凭啥给她困扰。我们决定重新建一个没有你的群。”
 
”你为了二十多年的朋友, 把刀插到了三十多年的朋友的两肋上!我有啥好说的呢?“小明长叹一声挂了电话。
 
”我立刻删了你!”我冲着手机大喊着,打开微信群,小玲已经不在群里了。我手撑着轮椅背儿,正要落座,轮椅突然滑走了,我跌在了厚厚的地毯上。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