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郇舒叶 > 天使投资梦不醒

天使投资梦不醒

再有两天微信就要在美国被禁了。我郁闷得五体投地,突然铃声大作,一看是酱把式张兵:“舒叶姐姐,我的酱油出口到欧洲了,把你的银行卡给我,我给你打钱!”

 

 我为之一振,“哇,太棒了!我没走眼,我就知道你行!”

 

去年春天我去韶关,认识了隆盛酱园的老板张兵。他严格按照韶关祖传的规矩做酱油,豆料,麦料,洒曲,水,晒缸,火候,晾晒的时间,一丝不苟。这样酿出来的酱油成本很高,韶关人的消费能力有限,曲高和寡。

营销专家对张兵说:“别跟自己较劲儿了,走工业化廉价的路子,迎合消费市场。在老百姓眼里,酱油就是咸水儿,吃不出香味儿来。”

 

我尝了张兵的酱油,味蕾被挑逗起来,满嘴跑火车,“一滴夺魂,世间极品!”火车冲口而出。

 

“敢情!我还就不信了,中国这么多人,就没识货的。”张兵梗着脖子。

 

“我刚出了本新书《硅谷迷情》挣了些版税,你先拿去用。”  我打开微信转账,“这一万块你先收下。”

 

“不用,我刚把房子抵押了,够撑一阵子的。”

 

“我是看好你,算我的投资吧。” 我盯着张兵接受了我的转账。一个月后,张兵的酱园仍在挣扎,恰好我拿到第二笔版税,又给张兵转了一万。

 

“舒叶姐姐,隆盛酱园现在成了韶关一景,上千口大酱缸排列在一起,周围几里地都弥漫着酱香。我前几天还收到一口乾隆年间的大酱缸,底蕴那叫一个厚重,我恨不能睡在里面。”

 

隔着一万里,我仍能感受到张兵的兴奋,这条汉子终于可以松口气了,“痴劲儿又来了。我还记得你入这行就是因为收古董收到了道光爷的缸。”

 

“我不酿出神酱仙油,对不起这乾隆爷的缸。”

 

“我信你!下一步有何打算?”

 

“我想在韶关种有机豆子,加招员工,扩大生产,充实酱园博物馆,让人们的眼耳鼻舌身意都能在隆盛酱园得到满足。”

 

“干这些得要多少钱?”

 

“一千万左右。”

 

现在国内的风投怎么不关注这种民生物资企业呢?

 

“张兵,看看这一年多你干的多好啊,我的钱你给我折成股份吧,有你在隆盛酱园一定隆盛!”

放下电话,我暗自庆幸自己的眼光,这辈子没白在硅谷活三十年。谢谢张兵,成全了我的天使投资梦。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