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我刚把西洋参放到秤上,电话铃响起,“干啥呢?”
 
“煲汤,入乡随俗。这儿周围广东人挺多的,学了几例靓汤。”
 
“正口干舌燥呢。”
 
“那我再加两颗干梅和胖大海。”
 
一小时后,我掀起汤罐儿的盖儿,艾米进门了,大叫:“好香啊!”
 
艾米把她带的醉毛豆和卤鸭翅摆上桌,我盛了两碗汤,把汤渣放到一个大盘子里,艾米扒拉了几下,拎出一根儿乌鸡腿儿。
 
“昨天我在电梯里遇到青了。”
 
“你俩说话了?”
 
“她戴着大墨镜, 但那身材和草帽我一眼就认出来了。’青儿?‘我试探着,‘她说:’我带女儿来度假,现在要去机场了。‘电梯门开了,我陪她到大门口,道声一路平安。”艾米嘎巴一声咬碎了鸡腿儿骨,嘬着。
 
“我就知道她会来夏威夷!因为我在这儿。”艾米吐出了鸡骨头。
 
……….
 
艾米和青儿的渊源可以追溯到北大同学时期,一晃小四十年了。八五年毕业不久,青儿凭借着英语专业的优势,加入了自费留美的大潮,那时的通讯也不方便,俩女孩儿就断了联系。
 
世纪交换之际,我和艾米在波士顿相识,成了邻居。艾米在那个举世闻名的大学做中国的高管培训,每天快乐地忙碌着,我俩几乎每天都在一起散步,她讲的八卦丰富,幽默,我很爱听,有一段时间,青儿是的主角。
 
“我今天和一帮当地的企业家聚会,见到青儿了,二十年了,她更漂亮了,我一眼就认出了她,离老远我大叫:’青儿!‘她怔怔地看着我,’我是艾米呀!‘我俩抱在了一起。青儿成了一家很拉风的互联网公司的副总裁,意气风发,她说:学校工作多枯燥啊,跟我干吧。”一阵寒风吹来,艾米被噎住了, 我俩各自回家。
 
波士顿的春天万物新鲜,男人们带着孩子们去划船,我和艾米在岸上准备野餐,她手不停,嘴更忙,又讲起了青儿。
 
“我和青儿常会,难以想象,这十几年里她离了两次婚,每次婚姻都得到一个孩子,现在她是个儿女双全的单身母亲。”讲到节骨眼儿上,艾米戛然而止,往竹签子上穿着肉块儿。
 
我知道她在卖关子,赶紧投去期待乃至请求的目光。
 
“她的前前任是个做生意的,在美国不太顺,就回国了,给她留下一个儿子。前任是个技术人才,收入不错,她怀上女儿后就辞了工作,她父母过来帮她坐月子,儿子在外公和外婆那里找到了家的感觉,她和前任和父母在管教孩子的问题上吵起了罗圈儿架。后来父母带着孩子回国了。
 
“父母掺乎到小两口的日子里没一个落好的。”我悻悻地。
 
”青儿说她的前任是个技术专才,收入可观,但既无趣又吝啬,一个劲儿地催她找工作。一来二去的就到了离婚的地步。不过这男的和她平分女儿的抚养权,所以这女孩就在妈家和爸家来回地倒腾。儿子到了上高中的年龄,回到美国, 又正值青春期,怒起来,抬脚就把墙踹个窟窿。“
 
”真够难为她的。”
 
“可不是?青让我帮她介绍工作,她在美国拿了两个文科硕士学位,英文非常好,恰好有个国内媒体招人,我把老总介绍给她,还真成了。”
 
“有了工作就好办了。” 我舒了一口气。
 
“两个月后,那老总电话我说:’雇她为了拉广告,她根本没拉到,却写了一些名人报道,借我的平台结她的人缘儿,和同事也吵得一塌糊涂,再待下去没意思了。’  ‘别呀,你知道中文媒体在美国拉广告多难呀,她一直在努力,现在她好不容易有了人缘儿,广告马上就会到了。’”
 
“你真能忽悠。”
 
“不久她果然结识了一位中国房地产大佬,大佬很赏识她的英文,雇她做经理,负责美国的业务。”
 
“翻身得解放!”
 
“我也这么想的,两个月不到,她又开始抱怨,‘他以为这是在中国呀,拿员工当家佣,家里办派对,叫我们去伺候,做饭,端茶倒水也就罢了,晚上11点多了,还让我们打扫完了再走。’她越说越怒。我赶忙搂住她的肩。”
 
”她老板是有点儿过分。”
 
“更让她心焦的是女儿,女儿在爸爸家附近上学,只有周末才回到她这儿来。她心情不好,经常发怒和抱怨,一来二去,这女孩就找各种借口不回来了。”
 
“真难为这娘儿俩了。”
 
“青有一次问我我琴棋书画哪样差了?为什么总是嫁渣男?我说,你心地单纯,相貌出众,如果嫁个老外可能会转运。青说,我也这么想的,帮我看着点儿,最好能在你们大学里找个教授。”
 
男人们带着湿漉漉的孩子们回来了, 我俩赶紧点火烤肉。
 
秋天到了,艾米家门前铺满了黄色和红色的落叶。“你怎么不扫呀?这可不像你呦。”我给艾米打电话。
 
”我忙着帮青办婚礼呢!”艾米嚷到。
 
“哇,这么快就修成正果了?” 我一溜烟儿到了艾米家,女人没有不爱八卦的。
 
“青说在一次聚会上,有个台湾人故意找她茬儿,这位教授挺身而出,让她避开了尴尬。他俩从此就好上了。她还描述了ta俩第一次拉手的情景,听得我都酥了。当教授向她求婚时,她过来问我的意见,我就一个字儿:‘嫁!’”
艾米那兴奋劲儿就好像她是新娘,“‘可我的父母,儿子和朋友们都反对。’青一边绞着手指一边说,‘他比我大很多。’  ‘你跟他在一起有何感觉?’‘被尊敬,被呵护。’‘那些反对的人能给你这些吗?’青捂住了脸。”
 
“上周末,他们举行了婚礼,我是伴娘!青美的不可方物。我花了好几天的功夫写了祝词,引得满堂大笑不止。婚礼后,有个教授还请我去教授俱乐部用餐,他说他很喜欢我的幽默。”艾米得意极了。
 
此后,我俩散步,艾米总是谈起青的幸福生活,一脸的羡慕和崇拜!
 
转眼又到了秋天,我突然发觉青从我们的会话中消失很久了。
 
”别提了,”艾米一脸的沮丧,“我和青吵架了,她说她不再是从前的她,什么都听我的,她现在是教授夫人了,她和我绝交了,还把我提出了她的朋友圈。”艾米的鼻子都歪了。
 
“我看着儿时朋友的份儿上,从找工作,买房子,带孩子,投资,到离婚结婚,我哪一点没帮她?”
 
“正是因为你嵌入了她过去的生活太深了,她一见到你就想到了过去的不堪。搁我也得和你绝交。”想到艾米以后就全是我的了,笑意再也搂不住了。
 
……….
 
铃声大作,艾米拿起电话一看,走了出去,好半天才回来:“是青,她说她留了一瓶腊梅护肤霜给我,在大楼前台。”话没说完,艾米的眼睛湿了。
 
话题:



0

推荐

郇舒叶

郇舒叶

68篇文章 1次访问 336天前更新

在斯坦福大学任职27年,退休前担任斯坦福国际发展中心培训部和中国关系部主任。现任南方都市报“硅谷来信”专栏作家和广东省贸促会驻硅谷办公室经贸代表。

文章